• <menu id="wuomc"><blockquote id="wuomc"></blockquote></menu>
    <bdo id="wuomc"><samp id="wuomc"></samp></bdo>
  • <code id="wuomc"></code>
  • 教育

    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冠军陈更:工科博士的十四次登场

    2019-02-21 10:01:39  来源:新京报
    原标题: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冠军陈更:工科博士的十四次登场

    陈更在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。节目组供图

    2月14日晚,陈更站在第四季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决赛的选手台前,两根麻花辫,一身蓝色民国装,表情平静,此刻已到冠军之争。

    “请听题,根据以下线索说出一种?#21442;鎩!?#20027;持?#22235;?#39064;:“一,刘禹锡说它‘晚来风起花如雪’。”

    话音刚落,其余三条线索尚未念出,陈更便抬起右手,按了?#26469;?#22120;:“柳树。”

    掌声响起,陈更夺冠。

    过去四年里,这位北大博士生、研究机器人的工科姑娘,连续四次参加诗词大会,十四次站上主舞台,终于在第四季拿到了冠军。

    有人感慨“天道酬勤?#20445;?#26377;人称赞“实至名归?#20445;?#20294;对陈更而言,诗词的路,才刚刚起步。

    “陈更,可以了”

    陈更老家位于咸阳的村子里,红色砖房,农家土炕,门口是?#25163;?#30340;水泥路,大片麦田在道路两旁铺展而去,夜晚,月光透过冬春的雾霭洒下来,洒在北国正月尚未散去的糕点味和犬吠声中。

    陈更回来了。家人们都聚在咸阳老屋十几平米的?#32771;?#37324;,叔婶提着水果,弟弟妹妹抱着零?#22330;?#33410;目早在去年12月就录完了,家人按捺不住,问陈更战况如何,对方只是笑,不肯“剧透”。

    当晚,大家只知道陈更会登场,却不知道比赛结果。陈更想的是,“希望他们能享受看比赛的过程。”

    陈更假期带回的书。新京报记者 王双兴 摄

    电视摆在墙根,屏幕不大,牡丹形状的舞台灯光亮起,节目开始了。陈更第三个出场,站在舞台正中,和其他三位选手争夺攻擂资格。四季诗词大会,成绩突出者可以上台攻擂,到决赛的冠军争夺战,已经是陈更的第十四次登场了。

    屏幕外的陈更坐在老屋门口的椅子上,和台?#21916;?#19968;样。她没有化妆,穿了一件灰黑格子羽绒服,长发随意地绑在脑后,“邻家女孩”模样。

    起初,家人们嗑着瓜子,欢快地讨论嘉宾的年纪、选手的?#27604;藎?#26102;不时冒出一句“这娃厉害,能拿冠军”“哎呀,这个题难嘞”。

    慢慢地,竞争越来越激烈,舞台上的陈更离金字塔顶端也越来越近,家人把零食放回桌上,紧盯着电视看。

    决胜环节,擂主孙晓婧上台,站到陈更身侧,总冠军的?#21271;头?#22312;二人中间。主持人董卿笑着说:“它近在咫尺,它唾手可得。”

    陈更的妈妈嘟囔:“哪有那么简单。”爸爸摸了摸额头:“紧张啊。”陈更抱着电脑在一旁做自己的事,眯着眼睛笑了一会儿,没说话。

    冠军争夺赛不算漫长,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,陈更以5:2的成绩取胜。

    “第四季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总冠军已经产生了,她就是——陈更。”董卿宣布比赛结果,左手所指的方向,陈更微笑着鞠躬。

    直到电视中几位嘉宾一起上台,给冠军颁奖,电视外的陈更才去隔壁?#32771;?#30340;行李箱中,?#21568;北?#25343;出来,递给家人看。奶奶眼眶有点湿润,小叔在一边笑:“够低调的。”

    水晶?#21271;?#24456;大,印着“中国诗词大会”字样,在家人手中传看了一番,最后落到陈更父亲手中,他?#21568;北?#25265;在胸前,招呼爱人帮忙拍照。

    80岁的爷爷坐在离电视最近的地方,一直没说话,直到孙女拿到了冠军,才慢悠悠摘下眼镜,满意地说了句:“陈更,可以了。”

    左岸与右岸

    陈更第一次出现在诗词大会的舞台上是2016年2月,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一季,她的身份是研究智能机器人的北大力学系博士生。

    在比赛前的自我介绍中,她说:“我爱我的机器人生?#27169;?#23427;是我理性现实的左岸;我也爱我诗情画意的诗词世界,它是我柔软感性的右岸。”

    2月13日,农历大年初九,陈更坐在老屋的炕?#19979;?#23383;。电脑里装着机器?#25628;?#31350;的资料和数据,也装着和古典诗词有关的读书笔记和散文。

    炕头放着一叠书,《浮生一日》、《中庸证释》、《二十四诗品导读》,不?#27426;?#36275;。这些是她从北大图书馆借来的,装在行李箱里,一路从华北拉到了关中。

    ?#25913;?#20303;在城里的居民楼,但每年寒暑假,陈更回到咸阳老家,都和爷爷奶奶住在村子里。她喜欢农村,有星空,有鸟鸣,有土地?#28784;?#21916;欢村子里慢悠悠的节奏,像冬日晴空中偶尔路过的云,不慌不忙,适合读诗。

    1992年,陈更出生在咸阳。和咸阳的许多家庭一样,陈家也重视教育、崇尚读书。老家西侧的?#32771;?#37324;,至今还保留着两个古旧的书架,上面塞满旧书、旧课本和旧杂志,那些是陈更父亲和叔叔用过的,?#28784;?#29239;保存了起来。陈更小时候,没有书看了就跑去架子上翻,看八十年代的流行小说,看旧课本上的故事,也看《知音》和《故事会》一类的杂志,对文字的痴迷在那时生了根。

    不过,中学文理分科时,陈更选择了理科。她家境一般,觉得理科意味着可以有一技傍身,意味着更广阔的就业面。

    高考后,陈更被同济大学录取,读自动化专业。?#25250;?#26377;很多的河流,大片的草地,养着孔雀和天鹅,很快唤醒了陈更的文艺细胞,她选修了声乐课、电影鉴赏课,还喜欢上了?#26049;?#30340;现代诗,?#25913;?#21518;回望,还会感慨:“我目前想到那些生命中美好的初遇,很多是在同济。”

    古典诗词的启蒙,从21岁开始。那一年,陈更保送北大直博,专业是一般力学与力学基础,研究方向是智能康复机器人的控制器设计。?#21051;?#22823;部分时间在实验室里度过,读文献,做模型,推公式,处理数据。

    ?#26263;笔被?#20102;一个环境,生活出现暂时的?#21916;悖来?#30340;时间变长,当外界全部陌生了的时候,人可能会更容易审视自己。”陈更说。她喜欢上?#25628;?#22253;,图书馆有长长的走?#21462;?#22823;大的落地窗,松林有宗璞喜欢的?#21688;伲?#26391;润园有季羡?#31181;?#19979;的季荷。她很少逛街,也从不追剧,闲暇时间全都用来?#35789;欏?

    “书荒”的时候,偶?#27426;?#21040;《蒋勋说唐诗》,“发现诗词没有原来想象的那么晦涩,而是和生活联系在一起,有很多妙趣。”就这么被领进了门,然后举一反三,触类旁通,越读越多。

    在第一季节目播出后不久,央视邀请陈更回顾诗词大会,镜头前,她说:“我们在日常必需的东西之外,还要有一点儿无用的东西和享乐,生活才觉得有意思。我们看夕阳,赏秋河,看花,听雨,闻香,喝不求解渴的酒,吃不求饱的点心。诗词就是我们不求解渴的酒,不求饱的点心。”

    那天,她引用了陶弘景的诗表达这?#20013;?#24773;:问我何所有,山中唯?#33258;啤?#21482;堪自怡悦,不堪持赠君。

    陈更在新书签售现场。受访者供图

    拾贝壳的人

    “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。大家好我是陈更,我又回来了。”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二季,梳着麻花辫、穿着民国装的陈更再次站在舞台上。

    随着出现的次数增加,陈更的关注度也在?#27426;?#19978;升。微博粉丝数越来越多,到第四季夺冠后已经突破了10万;她有了自己的粉丝群,大家平日里聊诗歌、聊?#39029;?#37324;短;很多人发私信给她,有的分享最近读到的诗词,有的表达对诗词的喜欢,也有的说,自己重新燃起了对诗词的热情。

    九零后姑娘李田(化名)从第一季开始,就和爷爷奶奶、爸爸妈妈五个人一起看诗词大会。一家人都是陈更的“铁粉?#20445;?#38472;更攻擂成功时,大家跟着高兴;陈更失误给对手送了分,大家跟着着?#20445;?#38472;更换了发?#31361;?#26159;?#36335;?#22823;家在电视前讨论;陈更拿下了第四季的冠军,大家?#20013;?#20914;冲地回味起她在场上的表现。

    李田外婆深受诗词大会的影响,退休前,老人曾是一位数学老师,很少接触语?#27169;?#30475;到儿女们“追星”后,慢慢爱上了古典诗词,?#21051;?#26202;上拿着本子看电视,把节目里提到的诗句全都抄下来;那?#38382;?#38388;她刚刚学会用智能手机,还特意买了诗词网课,每周学习一首诗,到现在足足四年了。

    这些年里,陈更还收到过许多?#34903;?#30340;来信,大部分人寄来了自己写的诗词,希望作品被嘉宾和董卿看到。

    印象最深的一封,来自一个村庄,寄到了北大,信封里塞了一?#25345;健?

    信里写:“认识你是在监狱……节目不是直播的,?#21051;?#19979;午五点守在电视机前,成了习惯,也成了精神支柱,更被诗词的魅力所折服……而今迈步从头越。新生的我又一次站在了命运的十字路口。我能感觉到自己的那份自卑感。知耻而后勇成了唯一选择……?#33618;?#36825;个笔友,不是因为你的美丽、学历,或者身在名校,而是因为你的出现,就像黑暗中的一盏灯。”

    陈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成为别人生命中的“灯”。过去,在她看来,诗词常常变成高考的填空题,或是卖弄文字的技巧,但是那封信让她知道真的有人相信诗词的力量?#28784;?#30495;的有人因为诗词,开始新的人生。

    陈更回忆起这件事,在自己的书中写?#21644;?#28982;觉?#31859;?#24049;就像一个跑到海边玩耍的小孩,贪心地捡拾了许多美丽的贝壳,没想到玩得尽兴之余,欢笑声竟然传得这么远,传到别人的心里,使人对这海洋也有了神往。

    她逐渐有了传播诗词的?#22993;?#24863;。“尤其是在获得了很多掌声、鲜花、赞誉和支持以后,觉得应该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”

    2016年起,陈更坚持?#21051;?#20986;现在粉丝群里,以语音的?#38382;?#20998;享一首诗;2017年,她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?#37117;?#29983;修得到梅花》,用通俗的语言解读传统诗词;2018年底,她注册了抖音账号,在15秒的时间里构建场景,读诗、说诗,讲述诗词背后的故事……

    “我很努力地想?#22969;?#19968;个人都知道(诗词),先知道它,然后进来看一看,如果不喜欢,你再退出去;如果喜欢,就多读一点。”陈更说,“如果一个人爱诗词,他?#27426;?#19981;会变坏,不会变成?#32771;?#25250;劫女?#19997;?#30340;顺风车司机,他会有基本的人的品德。因为诗词在传播人性的悲悯和?#23631;跡?#19968;个人感知到世界的美与善,柔软与?#25913;澹?#20250;更爱这个世界,会没有那么尖锐,没那么?#22228;?#27668;。”

    草蛇灰线,伏脉千里

    四次参赛,四次告别,陈更说,有种“狂欢散场的感觉?#20445;?#31163;开舞台,回到庸常的生活中,人们行色匆匆,做着和诗词无关的事;但诗词产生的联结,让陈更有了新的朋友圈?#22303;?#19968;个世界。

    在第四季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决赛现场,高铁线路工马浩然唱了一首《鸿雁》,分别的时刻越来越近,胖乎乎的男孩子有些哽咽,他说:“今天来的时候,我们坐了最后一次大?#32479;擔?#20197;后我们就要分别了……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行业,来自不同的地方,但是因为有了诗词,我们联系到了一起,所以我们的情结是不变的,也是?#27426;?#30340;。”

    镜头转向其他选手,不少?#35828;裊搜?#27882;。

    主持人董卿说:“大雁是候鸟,我们也可?#22253;?#35799;词大会看作一种召唤,就像一个节令一样,每年都会有这样一个季节,我们从四面八方回到这里,相互取暖,相互过冬,相互拥有最?#29616;?#30340;问候和祝福。”

    在参加诗词大会以前,陈更没有加入过任何诗词社团,她忙碌在工科生的实验中,诗词像是另一个隐秘世界。而如今,诗词大会让她有了一个全新的朋友圈,听说一句有关诗词但自己不认可的观点,“会冲动地想赶紧找个人求证?#22836;?#20139;自己的看法?#20445;慌?#21451;们还会互相分享课程的资源,在比赛前,选手们也会做彻夜的交流……

    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三季的选手陈珏如全程看完了第四季的比赛,她说:“陈更无疑是最亮眼的,不管什?#35789;?#20505;始终保持自己的语速,不疾不徐,?#21578;?#36947;来,是真正地享受诗词,享受比赛。”

    在第三季节目录制时,因为年龄相仿、爱好相近,陈珏如和陈更成了要好的朋?#36873;?#20998;别后的一年时间里,两个人一?#21271;?#25345;联系,聊科研的压力、未来的规划,也聊共同喜爱的诗词,“这是我们在忙碌的现实生活中超脱出来,保持诗与远方的方式。”

    由诗词萌生出的情感联结,不仅存在于选手之间,还将陈更与古人牵绊到一起,获得穿越时空的情感共鸣,回到现实世界,?#38047;?#26377;了新的关于爱的视角。

    以前,提?#21834;?#26368;喜欢的诗词?#20445;?#38472;更会想到“垆边人似月,皓腕凝霜雪?#20445;?#24819;到“哀筝一弄湘江曲,声声写尽湘波绿”。她说,年少的时候,会喜欢那些漂亮的描写,精致的对仗,或?#21069;?#31028;大气的排比句。但诗词读久了,越来越偏爱“悠远的感觉”。

    她在许多场?#21688;?#21040;,最喜欢的诗词之一是杜甫的《梦李白(其二)》,陈更挥舞着手臂描述其中的意境:出门搔白首,若负平生志。那可是风华正茂的,仰天大笑出门去、天子呼来不上船的狂妄诗人,竟然像老头一样抬起头来挠挠后脑?#31069;?#32780;且头上的头发都白了。

    “你凝望着他的背影,没有交流,也不需要他知道,从中咂摸出很复杂很丰厚的人生意味来。”陈更说。

    她想起了儿时的一个场?#21834;?

    夏天的傍晚,父亲带陈更外出散步。那时候城里?#22993;?#26377;像样的公园,咸阳湖周围也没有建设完?#24076;?#20182;们停在?#24049;?#22823;桥上乘凉,路上?#36947;闖低?#26725;下是渭水,陈更坐在地上玩,父?#33258;?#22312;几米外?#32842;?#30528;。

    有车经过的时候,桥面震动,陈更无意识地抬起头看父亲,他背影很瘦,眯着眼睛,不知道在看向哪里。

    许多年后,陈更看到“出门搔白首,若负平生志?#20445;?#31361;然想起了曾经辍学到纺织厂工作的父亲,想起他或许有过的热血沸腾的理想,好像一瞬间,理解了父?#20303;?

    曾经,在网上,有人发帖问:小时候背那么多诗有什么用?

    陈更很喜欢其中一个网友的回复,对方写道:所有童年生吞?#27493;?#19979;去的古诗词们,?#23478;?#32463;携带着作者创作时那一刻的情深,在我们此后漫长的一生中草蛇灰线、伏脉千里。(记者 王双兴)

    关于我们 | 网站声明 |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、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
    主管单位: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:农家科技杂?#26087;?重庆农家科技杂?#26087;?#26377;限公司
    协办单位:重庆市发改委、重庆市城乡统筹办、重庆市农委、重庆市扶贫办、重庆市教育委员会
  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?#27827;錌2-20170014 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:网出证(渝)字第002号  网络?#24149;?#32463;营许可证:渝网?#27169;?016)4551-030号 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:(渝)字第358号 
    渝公网安备50010802001019号 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0120180006 渝ICP备10015940号 技术支持:城乡统筹发展网
    五分彩计划软件下载
  • <menu id="wuomc"><blockquote id="wuomc"></blockquote></menu>
    <bdo id="wuomc"><samp id="wuomc"></samp></bdo>
  • <code id="wuomc"></code>
  • <menu id="wuomc"><blockquote id="wuomc"></blockquote></menu>
    <bdo id="wuomc"><samp id="wuomc"></samp></bdo>
  • <code id="wuomc"></code>